cc彩球网cc国际总代理
今天是:2019年03月29日  星期五    农历己亥年(猪)  二月廿三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文化传真
分享到:

江南小镇

来源:黄河网 作者:王双鹰 录入:管理员 点击:64 日期:2018-8-31

       江南的晨曦躲在一片远山之中,慢慢地,从寂静的山路一直飘到了沉睡的荒地上。它唤醒了石桥上的尘埃,驱散了一夜的静谧。它的光芒弥漫在隐约的纱衣下。一切是那么恬静,那么和谐,虽柔弱但却坚硬得容不下丝毫破坏。

  伴着长长的汽笛声,一辆绿皮火车钻进了薄雾。稀稀寥寥的乘客坐在吞云吐雾的火车里,有的转头望着窗外的绿色,有的翻开摊在膝头的线订书。书的扉页上写着:每个人都注定是灵魂的独行者。字迹清晰秀气,却又隐隐透着一股孤寂,像独自登上山顶的勇士,有种无处觅知音的寂寥。

  斑驳的青灰色像清晨的残梦,交错的双桥坚致而又苍老。我带着孤独的灵魂,行走于这片神秘却倍感轻松的土地上。

  穿镇而过的狭窄街道,一座座雕刻精致的石桥,傍河而筑的民居。居民楼板底下就是水,石阶的埠头从楼板下一级级伸出来。女人正在埠头上浣洗,而离她们几尺远的乌篷船上正升起一缕缕炊烟,炊烟穿过桥洞飘到对岸,对岸河边有又低又宽的石栏,可坐可躺。几位老人满脸祥和地静坐在那里,看着过往的船只,仿佛看着历史的车轮踽踽独行。

 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,我唯一能想起的便是沈从文笔下的湘西河边,那由吊脚楼组成的小镇。这片江南的小镇少了那种浑朴奇险,多了一点畅达平稳。它们的前边没有险滩,后边没有荒漠,因此,虽然幽僻,却谈不上气势。它们大多很有一些年代了,但滋润的生活方式并没有给它们保留下多少废墟和遗迹,因此听不出历史的浩瀚。它们当然有过升沉荣辱,但实在也未曾摆出过太过堂皇的场面,因而也不容易产生类似于朱雀桥、乌衣巷的沧桑之慨。

  这江南小镇的历史路程和现实风貌都是平实而耐久,狭窄而悠长的,就像经纬着它们的条条石板街道。


淄博黄河